中国安全食品网 -> 曝光 -> 正文
内蒙古杭锦旗 “病死羊被指遭偷埋” 罗生门调查
时间:2018-07-05 11:54:46 来源:中国食品报

  近日,据澎湃新闻报道,四年前,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杭锦旗数万只羊因疫病集中死亡,今年以来,农牧民们不惜自曝自家养殖场将病死羊偷埋于“万羊坑”之中,以图重新追究合作方蒙羊公司的责任。
  对此,蒙羊公司否认疫情由其引发。杭锦旗农牧业局党组书记、局长刘永喜则表示,杭锦旗从未发生过重大动物疫情。
  爆料农牧民:蒙羊公司提供的羊带来了“羊瘟”
  2015年被评为全国劳模的杭锦旗牧民吉木斯等人向澎湃新闻称,2014年、2015年,他们与蒙羊公司合作养羊,该公司提供的羊调入他们养殖场约一周后,开始出现大规模死亡。
  他们认为俗称“羊瘟”的小反刍兽疫导致了“大规模死羊事件”:蒙羊公司调来的一些羊来自刚刚发生过小反刍兽疫疫情的巴彦淖尔市,且部分羊未经检疫,它们可能带来了小反刍兽疫疫情。
  吉木斯称,2014年4月,她与蒙羊公司的关联公司惠农公司签订合同,合作养羊。2014年6月至2015年1月,惠农公司先后给其养殖场调来约1.5万只羊。其中8000多只羊病死,育肥出栏仅约3900只。
  “羊调来五六天后,就死开了!治不住。”吉木斯说,惠农公司调来的第一批5100只羊,三个月后,病死4000多只。其他养殖户也声称有类似遭遇。
  杭锦旗农牧民强晓东、那顺道尔计、尔定、赵烨、康雷、杨子仪(音)、巴音斯仁等人称,2014年和2015年,他们各自与惠农公司合作,其养殖场收到该公司调来的羊约一周后,开始出现大批量死羊事件,合计病死羊超过1万只。

image.png
牧民吉木斯说,“8000只病死羊都埋在这里,只多不少”

  蒙羊公司:疫情不是我们导致的
  蒙羊牧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内蒙古自治区的明星扶贫企业、农牧业巨头。杭锦旗当地官员和农牧民将蒙羊牧业及其旗下的蒙羊种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蒙羊种源公司)、蒙羊肉业有限公司(简称“蒙羊肉业公司”)、内蒙古惠农牧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惠农公司”)等关联公司统称为“蒙羊公司”。
  今年5月17日,蒙羊公司旗下多家子公司的法人代表武世龙回应称,小反刍兽疫是大的区域性疫情,并非由蒙羊公司导致。但他承认“死羊事件”在杭锦旗存在,他称,不只是杭锦旗有“万羊坑”,巴彦淖尔市也有,而且有几十个。2014年巴彦淖尔市烧羊时,晚上火光冲天。
  澎湃新闻获得了一份由蒙羊种源公司和蒙羊肉业公司法人代表武世龙签名并加盖有蒙羊肉业公司公章的统计表格。该统计表显示,聚德旺(强晓东)、野诚(吉木斯)、额尔定图(尔定)、逢圆(那顺道尔计)、生绿(杨子仪)等五家养殖场2014年和2015年一共进羊44956只,死淘21204只(截至2016年底)。
  据此计算,死淘比例达47.16%,远远大于3%~5%的正常死亡比例。
  该表格称,吉木斯养殖场当时死淘羊5864只。
  农牧局局长:大规模病死羊,不可能
  杭锦旗农牧业局党组书记、局长刘永喜向澎湃新闻表示,杭锦旗从未发生过重大动物疫情。2014年因疫病死那么多羊?应该说不可能,不属实,也没有科学依据。当地农牧民、基层防疫员、当地兽医等人也从未上报过大规模死羊事件。
  “500只羊、1000只羊,堆起来就是一座小山。上万只死羊,他们怎么处理的?”刘永喜无法想象上万只死羊是如何“消失”的。他的另一个疑问是,农牧民为什么当时不报告这一死亡事件?时隔四年,已难以查证。
  除非“开坑验羊”。
  刘永喜不认可上述表格中的统计数字。他说,“如果蒙羊公司说死了这么多羊,那它去解释这些数字,它去解释死亡原因。我们没有收到过死羊情况的报告”。但刘永喜承认,当年,吉木斯等牧民曾向他反映过死羊情况,但数量不多。蒙羊公司给吉木斯等养殖户调来第一批羊一个多月后(2014年7月左右),他曾到这些养殖场调研。“吉木斯当时说羊有一些死亡,不是大批大批地死。还说与蒙羊公司合作得挺好,一个羊能赚百十元钱。”
  “他们都反映,因为长途拉运或者水土不服,调回来后,羊的膘情不太好,比较瘦弱。加上养殖上有些管理不当,有一些死亡,但是具体数字,我不是很清楚。有过死亡,但是大量死亡,他们没报告过,我们也不清楚。”
  刘永喜称,他当时未看到那些死羊。
  刘永喜称,他也在联系蒙羊公司。5月31日,他致电惠农公司的负责人曹胜武,想询问死羊事件相关情况,但曹胜武一直不接电话。
  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时隔四年,农牧民才旧事重提。四年前,吉木斯等农牧民或蒙羊公司为什么不上报死羊事件?
  事件契机:牧民遭蒙羊公司起诉索要购羊款
  “这是蒙羊公司的羊,要报也得他们上报。”针对刘永喜的疑问,吉木斯称,自己只是代养羊的人,羊是蒙羊公司的。她养殖场原有的300多只羊也卖给了蒙羊公司,虽然还在场里,但收到23.9万多元的羊款:羊戴的是蒙羊公司的耳标,羊舍外墙装有蒙羊公司的远程监控探头,蒙羊公司派了管理人员,给了一部分饲草料,甚至许诺会派兽医,上保险。
  此外,吉木斯表示,惠农公司的负责人曹胜武不允许她向政府有关部门上报病死羊情况,并承诺蒙羊公司上市后,给她和其他农牧民原始股,股票一涨,她就没损失了。她信以为真。但蒙羊公司至今未上市。就这一说法,澎湃新闻也未联络到曹胜武证实。
  “如果蒙羊公司不起诉我,这件事可能就这么过去了,我们各自承担自己的损失。但现在他们起诉我索要购羊款,我也想问,这件事到底是谁的责任?我的损失该由谁来承担?”吉木斯说。
  目前,吉木斯等人被蒙羊公司及其子公司起诉拖欠购羊款、饲料款,部分案件已一审宣判,蒙羊公司胜诉;作为反制措施,吉木斯等农牧民今年向杭锦旗公安局报案,称蒙羊公司涉嫌传播动物疫情,涉嫌欺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