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安全食品网 -> 艺术 -> 正文
中华茶文化
时间:2017-09-06 13:11:47 来源:中国食品报

  中国人有“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虽被排在日常生活必需品的最后,但由于中国人“饭后一碗茶”的习惯由来已久,使它有了更为深远的历史文化内涵。

  华夏民族是茶的原产地和茶文化的发祥地,因此茶也陪伴中华民族走过了五千年历程。“一杯春露暂留客,两腋清风几欲仙”,客来敬茶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

  茶的起源

  在中国历来流传着关于神农的传说:“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相传华夏祖先神农氏,有一个水晶一样透明的肚子,无论吃下什么东西,他都能透过自己的水晶肚看得清清楚楚。

  那时,人们正处于生活的原始状态,无论鱼肉瓜果都是活吞生吃,生病是可想而知的。传说中,神农为帮助人类,就利用自己的水晶肚尝遍百草,看看各种食物吃了之后,会在自己的肚子里发生什么变化。

  他长年累月地跋山涉水,有一天,当神农看到一种绿叶白花的树时,就吃下了这种树的叶子。说也奇怪,当他吃下叶子之后,发现自己的肠胃起了奇妙的变化。这些叶子不仅在自己的肠胃里上下流动,把已经吃过的食物洗涤得干干净净,而且吃后口中生香,感觉甘甜鲜美。

  这种叶子解毒作用的发现,使得神农欣喜异常。神农氏认为茶的发现是天神感念他年迈心善,体谅他采药治病之苦,所以赐他玉叶以济众生,于是神农在感激上苍的同时,也更加辛勤去采集草药。

  以后,每当他尝草遇毒时,就用这种绿叶解毒。因为这种绿叶就像医生一样在神农的肚子里检查洗涤,神农就称这种绿叶为“查”,后来人们将“查”字改写为“茶”字。这就是茶的最早发现。

  由于“茶”有解渴生津、提神醒脑等作用,此后茶树渐被发掘、采集和引种,被人们用作百草之外的一种养生妙药。因此“茶”渐渐被人们所熟知,除了用作药以外,人们还供作祭品,当作菜食和饮料。

  经过不同朝代的改良,才有了我们今天所尝的茶滋味。

  茶的发展

  茶叶被神农氏发现后,对它的利用方式先后经历了几个阶段的发展演化,才进展到如今天这种“开水冲泡散茶”的饮用方式。

  在春秋时期,中国的祖先仅仅是把茶叶当作药物。那时人们从野生的茶树上砍下枝条、采下芽叶,放在水中烧煮,然后饮其汁水,这就是原始的“粥茶法”。这样煮出的茶水,滋味苦涩,因此那时称茶为“苦茶”。

  到秦汉时,人们创造了“半茶半饮”的制茶和用茶方法,即不直接烧煮鲜叶,而将制好的茶饼在火上炙烤,然后捣碎研成细末,冲入开水,再加葱、姜、橘皮等调和,用佐料和刺激性调味品气味,来掩盖茶叶自身的苦涩,称之为“烤茶”。

  到唐宋时期,人们把茶制成茶饼,饮茶时先将团茶敲碎、碾细、细筛,置于盏杯中,然后冲入沸水,这就是所谓的“研膏团茶点茶法”。此时饮茶之风大盛,并随着文化的发展,“饮茶”逐渐变成了“品茶”。

  当时皇宫、寺院以及文人雅士间还盛行茶宴,茶宴的气氛庄重,环境雅致,礼节严格,且必用贡茶或高级茶叶,取水于名泉、清泉,选用名贵茶具。茶宴的内容大致先由主持人亲自调茶或亲自指挥、监督调茶,以示对客人的敬意,然后献茶、接茶、闻茶香、观茶色、品茶味。茶过三巡之后,便评论茶的品第,称颂主人道德,以及赏景叙情、行文做诗等等。

  到了明代,直接在壶或盏中沏泡条形散茶,这样的饮茶方式使人们对茶的利用简单而方便。但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越来越注重快节奏的生活,一切从效率出发,一部分人饮用即冲即饮的速溶茶,或为了治病保健的需要,开始饮用含茶或不含茶的保健茶,大多数人是在“饮茶”而不再“品茶”了。

  茶道文化

  唐朝陆羽通过对茶进行多年的观察和研究,撰写了《茶经》一书,总结了一套科学的种茶、采茶、煮茶、品茶的方法,并赋予茶艺深刻的文化内涵,形成了最初的茶道。后人称陆羽为“茶圣”。

  茶道文化体现了东方传统文化精神的特点,是“茶”与“道”的结合。

  茶道文化是一种“中介”文化,以茶为载体,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精神。唐代刘贞亮在饮茶十德中也明确提出:“以茶可行道,以茶可雅志。”那么,什么是茶道呢?

  表面上说就是由茶礼、茶规、茶法、茶技、茶艺、茶心这六事构成,称作茶道六事。茶道修习就是通过茶道六事来证悟茶道精神。茶道修习的表面是“技”,但重点是“心”。想要修习茶心,又必须从修习茶技开始,明白这个道理,才可以谈茶论道。

  一、茶道之“苦”

  茶是苦的,但却苦的有味,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载:“茶苦而寒,阴中之阴,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从茶的苦后回甘,苦中有甘的特性,体悟做人的道理,节俭、淡泊、以苦为乐。

  二、茶道中的虚静之美

  茶道讲究“和静怡真”,把“静”作为涤除玄鉴、澄怀味道的必由之路。

  中国茶道审美文化中的虚静之说,实质上是指心灵世界的虚静,至于外界环境的宁静,兼顾即可。只要自我心灵不失虚静,则茗叙也罢、说笑也罢、听曲也罢、赏戏也罢皆无不可。

  在品茗之前,需放下心中的烦恼、执著,静下神来,定下心来,开始走进品茗审美的境界,静静领悟茶之色、茶之香、茶之味、茶之形的种种美感,从而静观、反思人生,陶冶心性、达到心灵的空静,怡然自得,体会虚静之美。

  茶与人生

  喝茶,只有两个动作——拿起和放下。喝茶就是这么简单,拿起,然后放下。而人生,看起来繁杂的一切,其实又何尝不是这么简单?有些事何必纠结于心?有些人何必纠缠不清?很多时候,看淡一些,看轻一些,世事原本可以像喝茶一样,不过拿起和放下罢了。

  茶不过两种姿态:浮、沉;喝茶不过两种姿势:拿起、放下。浮沉时才能品味出茶叶清香,举放间方能凸显出茶人风姿,懂得浮沉与举放的时机则成就茶艺。

  人生如茶,沉时坦然,浮时淡然,拿得起放得下。待茶尽具净之后,自有人会记得如何的真香满溢。

  低调的人,一辈子像喝茶,水是沸的,心是静的。一几,一壶,一人,一幽谷,浅酌慢品,任尘世浮华,似眼前不绝升腾的水雾,氤氲,缭绕,飘散。茶罢,一敛裾,绝尘而去,只留下,大地上让人欣赏不尽的优雅背影。安静一点,淡然一点,沉稳一点,随意一点。

  品茶,品人生百态。在一杯茶面,世界安静了下来,喧嚣、浮华如潮水般地褪去,茶与人在草木间,只剩下最纯净的自己,在这一刻,茶与禅是如此的默契。茶,融水之润、木之萃、土之灵、金之性、火之光;禅,冥思、纯厚、枯寂、洞彻,解茶之旷达随心,释茶之圆融自在,金木水火土乃茶之五性,茶与禅,乃至真至拙至天然。懂不懂茶并不重要,千利休禅师说:“须知茶道之本,不过是烧水点茶。”喝什么茶也不重要,适合自己的茶才是好茶。喝茶就是“忙里偷闲,苦中作乐”。每个茶人心中都有一方清雅净土,可容花木,可纳雅音。日日在此间醒来,不问凡尘,静心享受其中。人生如茶,沉时坦然,浮时淡然,沉浮之间,淡然处之。

  饮茶,就是品味一种文化。月色朦胧,将尘世喧嚣冲泡成手中的一杯茶,任汤色一点点淡去,慢慢读懂茶的品格与韵味。当用心品茶时,茶叶绽放出的美丽、茶香亦是不同。茶之道,茶知道,守一怀净土,盈一眸恬淡,在纷呈世相中端坐磐石上,陶醉茶香中。(杨志华)

分享到: